巴孛宣示日详介
发布时间:4/13/2016      浏览次数:1478

故事还要从多年前讲起。1783年,一位年届四十的博学之士谢赫·艾哈迈德-艾哈萨伊(1743-1826)开始游历波斯,宣扬一个伟大的日子正在临近,那将是伊斯兰教所应许者加伊姆到来的日子。他四处传播这一信息,他的知识和智慧吸引了当时许多教士和世俗领导人,一批学生聚集在他身边孜孜求教。其中一位名叫赛义德·卡齐姆-拉什提(1793-1843)的青年天赋过人,深得谢赫·艾哈迈德青睐并最终成为他学派的继承人。

1826年谢赫·艾哈迈德去世后,赛义德·卡齐姆继续传播加伊姆降临之说,然而反对的声音也开始出现。为了争取一些德高望重的权威人士发表意见,他派一位学生穆拉·侯赛因-博什鲁伊去向那些权威人士讲解谢赫·艾哈迈德的学说并回答他们的问题。穆拉·侯赛因的任务圆满完成。但反对浪潮依然高涨,敌人用尽手段败坏赛义德·卡齐姆的声誉,伺机危害他的性命,令他备受艰困。然而,他始终坚持不懈,宣告天启就要到来。尽管屡受催迫,要他揭示加伊姆的身份,但他一概拒绝,并常说,即便他揭开这个秘密,也不会有人接受。1843年,就在他去世前不久,他指示学生们出去寻找加伊姆,称加伊姆即将显现。

正是应他的这一要求,穆拉·侯赛因和一位兄弟、一位侄甥,为寻找加伊姆长途旅行,于1844年5月22日来到设拉子。穆拉·侯赛因要去漫步片晌,让同伴们先到清真寺等候,他承诺会去和他们一起做晚祷。离日落还有几小时,他正在城门外走动,意外受到一位年轻人的问候。穆拉·侯赛因心想,此人一定是赛义德·卡齐姆的一位门徒,听说自己到了设拉子所以前来迎接。尽管如此,这种欢迎的方式还是令他非常诧异。据说,他曾这样讲述道:

“那位青年在设拉子城门外迎候我,祂表达的亲切慈爱令我不知所措,祂热情地邀我去祂家做客,一除旅途疲劳、恢复身心。我请求祂原谅,推说我的两个同伴已在城里为我安排住处,此时正等我回去。祂答道:‘将他们交托上帝照料吧,上帝必定会守护他们。’说完,祂让我跟祂走。那位陌生青年谈吐温和而又不容置辩,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破晓群英传》第52-53页)

穆拉·侯赛因随同这位年轻人来到祂家中,茶饮已奉上并开始准备晚祷。穆拉·侯赛因接着讲述了随后发生的令人惊异的事情:
“祂万分仁慈之举令我越发窘促,我起身告辞,贸然说道:‘晚祷时刻快到了,我答应过朋友我要去[清真寺]和他们汇合。’祂极尽安祥有礼地作答:‘你肯定是按照上帝的意愿决定了返回的时刻。似乎天意另有安排。你不必担心爽失约言。’祂的庄严笃定让我无言以对。我重新作了净礼开始祈祷,祂也站在我身边祈祷。……大约日落后一小时,年轻的主人开始与我交谈。祂问道:‘在赛义德·卡齐姆之后,你们将谁当作继任者,视为你们的领袖?’我回答说:‘先师在弥留之际,一再告诫我们要舍离家园、分赴四方,寻找那位应许的钟爱者。为此,我旅至波斯,力求完成他的遗愿,目前我仍在寻找中。’祂又问:‘先师可曾详细指出加伊姆的显著特征?’我应道:‘他讲过,加伊姆血统纯正,家世显赫,是法蒂玛的后代。至于年龄,祂在二十至三十之间。祂赋有先天知识。祂中等身材,不吸烟,身无缺陷。’祂沉默片刻,然后朗声宣告:‘看吧,所有这些表征均体现在我身上!’”(同上,第55-57页)

这位名叫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的年轻人接着证明,赛义德·卡齐姆所说的每个表征都和祂完全相符。然而穆拉·侯赛因还不能确定。他曾准备了两项测验来考查任何自称加伊姆的人,于是他决定将这两项测验摆在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面前,以便查明真相。穆拉·侯赛因这样讲述道:

“第一项是我自己写就的一篇论文,内容涉及谢赫·艾哈迈德和赛义德·卡齐姆提出的深奥隐秘的学说。谁能阐明那篇论文里的玄秘隐喻,我就会接着向他呈上我的第二个请求,要他毫不犹豫也不加思索地启示一篇关于《优素福章》的评注,文风与措辞应完全不同于时下流行的水准。之前我曾私下请求赛义德·卡齐姆就《优素福章》写一篇评注,但他未允,说:‘此诚非我所能,在我之后到来的那位伟大之尊,不经请求便会为你启示。那篇评注将成为祂真理的一项最重大的凭据,也是祂崇高地位的一份最清楚的证明。’”(同上,第59页)
于是穆拉·侯赛因取出自己所写的论文,请求主人作评,结果令他愈加惊愕:

“祂对我的愿望宽怀相从。祂打开书,浏览了几段后将书合上,然后开始和我说话。祂以祂特有的气魄和风采,几分钟内便揭开了文中所有奥秘,解答了其中所有问题。祂在顷刻之间,令我十分满意地完成了我冀望于祂的任务,还进一步为我阐述了某些真理,那是传说的伊斯兰教列位伊玛目的话语或是谢赫·艾哈迈德和赛义德·卡齐姆的著作中都没有的真理,我也从未耳闻,那些真理似乎赋有重振人心的力量与生机。……然后祂继续说道:‘现在该启示《优素福章》的评注了。’祂拿起笔,用难以置信的速度启示了整篇《穆勒克章》,那是祂的《优素福章》评注的第一章。祂边写边诵,柔和的语调令祂写作的神态更加憾人心魄。经文从祂笔下奔涌而出,一刻不停,《穆勒克章》一气呵成,从未间断。我坐着,狂喜沉醉于祂话音的迷人魅力和祂启示的磅礴气势。最后,我极不情愿地起身,恳求祂准我离开。……此时,时钟指示为日落后两小时十一分。……祂宣告:‘今夜,就是此刻,在未来的时代将被奉为最伟大、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感谢上帝吧,祂已惠助你实现了你的衷心渴望,你已畅饮祂话语之密封琼浆。’”(同上,第59-62页)

从那天起,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称自己为巴孛(门),穆拉·侯赛因便是祂的第一位门徒。尽管巴孛就是谢赫·艾哈迈德和赛义德·卡齐姆所预言的那位加伊姆,但祂却教导说,祂只是另一位使者的预报者,那位使者在祂之后很快就会出现,其天启的威力将远胜之前上帝降下的任何天启。由此开始了六年的动荡岁月,波斯天翻地覆,巴孛数千追随者被处死,巴孛本人也于1850年被一支行刑队枪决。穆拉·侯赛因于1849年在波斯军队围攻一群巴比信徒时被杀。正如巴孛所承诺,祂宣布使命的那一天如今已是举世庆祝的“最伟大、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诚实是通向人民安宁与安全的至伟之门。每一事物的稳定都一直取决于并且确实取决于它。权力、地位与财富的所有领域都由它的光照亮

 

——巴哈欧拉

《巴哈欧拉书简集》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