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兹万节第十二天详介
发布时间:4/13/2016      浏览次数:1287

伊斯兰历1279年祖勒·盖尔德月(伊斯兰历11月)14日中午,巴哈欧拉从里兹万花园出发,当时群情激昂的壮观场面,毫不逊于祂离开祂在巴格达的至大宅第时受到欢迎的情景,甚至更加感人。一位亲历者写到:“那喧腾鼎沸的景象让我们联想到集合日,我们从中目睹了审判日。信徒与非信徒都在啜泣哀惋。聚在那里的达官显贵不胜惊诧。众人心潮澎湃,情深之至无可言喻,旁观者莫不受到感染。”


巴哈欧拉跨上坐骑,那是热爱祂的人尽其财力所及,为祂购买的一匹上等品种的枣红色公马。祂离开了向祂鞠躬的众多赤忱仰慕者,踏上前往君士坦丁堡的首段旅程。纳比勒亲历了这值得纪念的场景,他记述道:“四面许多人向祂坐骑脚下的尘土俯首,亲吻马蹄,无数人涌上前去拥抱祂的马镫。”一位旅伴证实:“何其众多忠实之化身扑倒在马前,宁可赴死也不愿与其挚爱分别!在我看来,那匹蒙福的骏骥就是踩踏着那些心灵纯洁者的身躯。”巴哈欧拉本人宣称:“是祂(上帝)使我离开该城(巴格达),我身赋之威仪,除了拒斥者与恶毒者,无人会否认。”

巴哈欧拉离开宅第以及其后离开里兹万花园时,人们向祂表示的那般忠诚,在祂于祖勒·盖尔德月20日,随同家人与二十六位门徒离开祂旅程中首个居停处菲雷贾特之际再度出现。一行共有五十头骡子,七对驼轿,每对驼轿撑着四顶阳伞,还有十名士兵及其长官组成的骑卫队。整个队伍从容行进,用时至少一百一十天,翻越高地,穿过狭路,以及安纳托利亚东部风景如画的森林、山谷和草原,直抵黑海边的萨姆松港。巴哈欧拉时而骑在马背,时而在为祂专备的驼轿里歇息,大多步行的同伴常常围绕在祂身边。得益于纳米格帕夏的手令,这一路蜿蜒北上,所到之处祂都受到瓦利(省长)、穆塔萨里夫(区长)、加伊姆-麦卡姆、穆迪厄、谢赫、穆夫提、卡迪等当地政府官员和显贵的热情接待。祂曾在基尔库克、埃尔比勒、摩苏尔逗留三日,在尼西宾、马尔丁、迪亚巴克尔居停数天。在这些城市以及哈尔普特、锡瓦斯,还有其它乡村,祂即将到达时便会有代表团前来迎候,而祂离开时同样会有代表团陪行一段路程。某些驻留地会为祂举办庆典,村民为欢迎祂会准备并带来食物,他们一再热切地提供条件以确保祂的舒适,令人忆起巴格达民众在诸多场合对祂表现出的崇敬。

还是那位旅伴讲道:“那天早上我们经过马尔丁镇,一支官军骑行护送队为我们开路,擎旗击鼓以示欢迎。穆塔萨里夫还有官员显贵陪同我们,男女长幼挤在屋顶、涌上街头等候我们到来。我们带着盛大尊荣穿过该镇,继续赶路,穆塔萨里夫和随行人员护送我们走出很远。”纳比勒在他的史述中记载:“我们在那段旅程中所遇之人一致证实,这条路上不断有总督和谋臣往来君士坦丁堡和巴格达之间,却从未见谁出行有如此盛况,对人人皆是如此殷勤善待,如此慷慨厚施。”
(守基·阿芬第,《神临记》第155-157页)

 

 

     诚实是通向人民安宁与安全的至伟之门。每一事物的稳定都一直取决于并且确实取决于它。权力、地位与财富的所有领域都由它的光照亮

 

——巴哈欧拉

《巴哈欧拉书简集》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