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兹万节第一天详介
发布时间:4/13/2016      浏览次数:1430

对巴哈伊而言,里兹万节的意义如何强调均不为过。1844年,巴孛起身宣告上帝一位伟大的先知即将到来,即各大宗教所应许的那一位。巴孛号召波斯人民净化自身,准备迎接“上帝将昭示之尊”的莅临。1850年7月9日,巴孛被公开处决,祂的六年圣职期至此完结。巴孛的首要追随者之一巴哈欧拉,受到诬告而于1852年入狱。在囚禁期间,祂受到上帝启示,得知自己就是那位应许者。几个月后祂被释放,但祂没有将这一经历告诉任何人。在随后流亡巴格达的整整十年间,祂一直对此缄口不言。即便如此,但凡与祂有过接触的人,无不为祂的品格、智慧以及深刻的灵性洞察所感染。


巴哈欧拉威望日增,当权者便试图将祂遣至别处。巴格达在当时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如果继续允许祂留在这里与各地的来客接触,恐怕这个新宗教就会传播得更远更广,于是当权者决定将祂和祂的同伴转移到君士坦丁堡。

启程之前,巴哈欧拉在一座花园里暂居12天,为随后的长途跋涉做准备,自此巴哈伊就称这座花园为里兹万花园。那些深受巴哈欧拉触动的人,不论贫穷或富有、显要或低微,纷纷前来向这位伟大人物致敬。在此期间,巴哈欧拉向聚集在这里的巴比信徒宣告,祂就是巴孛所提到的那位应许者。

“里兹万”其“乐园”之意,可以让我们一窥那12天里人们仿佛置身何等仙境。守基·阿芬第在《神临记》中这样讲述道:

“可惜,对于这一划时代宣示的确切情形,我们所知甚少。当时巴哈欧拉到底曾作何言说,祂宣告的方式、引起的反应、对米尔扎·叶海亚(巴哈欧拉的同父异母弟弟,后来企图篡夺巴哈欧拉的位置并数次谋害祂)的影响、有幸耳闻者的身份,都迷雾重重,未来的历史学家很难探明究竟。关于巴哈欧拉在那座花园里度过的那些值得纪念的日子,祂的编年史作家纳比勒给后世留下的零星描述,是我们掌握的寥寥几份可靠记录之一。纳比勒讲道:‘每日天亮之前,园丁会采摘沿着花园四条甬道栽种的玫瑰,然后堆在祂神圣帐篷的地面中央。花堆巨大,祂的同伴聚集在祂尊前饮早茶时,花堆两边的人都无法看到彼此。每天早上,巴哈欧拉都会将所有这些玫瑰亲手交给那些即将离开祂尊前的人,委托他们送给祂在城里的阿拉伯与波斯朋友。’他继续写道:‘一天夜晚,是盈月后第九夜,我正好是祂神圣帐篷的守护者之一。临近午夜,我看到祂出了帐篷,走过一些同伴的寝地,在花园的玫瑰甬道上,在月光下来回踱步。四周夜莺歌声嘹亮,只有靠近祂身边才能听清祂的话语。祂一直走着,最后在一条甬道中间停下来,论道:“思量这些夜莺,它们深切热爱这些玫瑰,啼啭妙音,激情似火,与自己所仰慕者倾谈,由暮至旦,彻夜无眠。而那些人声称炽烈爱慕那钟爱者如玫瑰般之圣美,却怎能安寝呢?”连续三夜,我都在祂神圣帐篷周围守护。每次经过祂的床榻,我都发现祂醒着。每天从早到晚,我都见祂在和那些从巴格达川流而至的访客交谈,不曾间断。我从未看到祂在讲话中有丝毫敷衍的迹象。’”(守基·阿芬第,《神临记》第153页)

多年以后,巴哈欧拉称里兹万节为“至大节日”,并指明要将第一天、第九天和第十二天奉为圣日。现在,巴哈伊的行政年在里兹万节第一天,以阿博都-巴哈和守基·阿芬第所规定的地方和总灵理会选举为开始。这并非偶然。通过选举来更新行政体制已成为节庆活动的一部分。

 

 

     诚实是通向人民安宁与安全的至伟之门。每一事物的稳定都一直取决于并且确实取决于它。权力、地位与财富的所有领域都由它的光照亮

 

——巴哈欧拉

《巴哈欧拉书简集》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