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行動 > 其他
催化教育革命:布魯金斯學會重視巴哈伊項目
發布時間:4/18/2017      瀏覽次數:6416

華盛頓 2017年3月19日——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全球為兒童提供受教育機會取得了巨大進展。然而,教育領域的研究表明增長的教育並沒有自然而然地導致響應學習的增長。聯合國預測有2億5千萬兒童不管他們有沒有進入學校,仍然不會讀寫也不會基本的算術。對如此的“學習危機”, 布魯金斯學會——美國一家主要智庫於2015年啟動了一項稱為“百萬學習”計劃。 此研究旨在確定教育性幹預,不止針對提升學校教育,而且也指學習本身。

在農業和其它實踐行動中SAT項目通過給學生提供機會學習數學和科學搭建理論於實踐之橋。

報告中特別提到的一個項目是從巴哈伊理念發展而來的的一項倡議“輔導學習制”(SAT,英文Tutorial Learning System)。 自70年代在哥倫比亞發展起來,SAT已擴展到整個拉丁美洲涉及30萬學生,至此已被眾多政府所認可。

在洪都拉斯SAT的項目中一組7年級的學生學習如何農耕犁田。

“百萬學習”報告重點提出14個教育項目,這些項目都表明增進的學習成果來自學校教育的創新。此報告中的一個主要標准是參與的項目要能達到一定規模並且可以以一種可持續的方式在其它條件下也能夠實施。

按照布魯金斯報告中的說法,SAT“通過轉變教育的概念,設計和傳達進而催化了教育革命”。“SAT與傳統的中學和高等學校模式絕然不同,在很多方面都處於領先地位”,傑妮波曼羅賓遜說,她是布魯金斯學會撰寫此報告的作者。“它強調的技能遠非傳統的學術技能,更多的是道德和品格的發展,也說明了學習可以是更廣泛的一件事情。”

一位SAT輔導員跟學生討論如何在洪都拉斯種植絲蘭

在SAT項目下所有努力的背後蘊含著這樣的哲學,那就是滋養有社會意識的年輕一代來支持和發展他們自己的社區。 在鄉村教育中的創新就是重新定義了學習是一項基於行動和研究過程的道德努力。SAT通過連接教室和實踐項目把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比如鼓勵學生結合蔬菜生長來學習數學和科學, 或者運用他們的語言能力組成小組來提升讀寫能力。

一群洪都拉斯的SAT學生在准備種植莊稼的耕地

SAT最初由NGO組織FUNDAEC(科學運用和教學基金會)發展起來推動鄉村社區的進步。FUNDAEC當初設想SAT作為促進社會和經濟發展的一項戰略,而非填補中學教育空白的項目。然而,很快發現教育則是達到其目標的方式。

一個關切社區銀行的課堂

SAT和其它一些廣泛被接受的教學模式的一個顯著區別就是“輔導員”制。在SAT工作的老師被認為是“輔導員”,他們的職責是為指導並為學習進程創造條件,並不僅僅是傳遞信息。布魯金斯報告中寫道,沒有等級制度是“一個明顯的特征”,因為這創造了輔導員和學生之間相互尊重和信任的文化。“這種關系極大地改變了教學過程,”報告稱,“這種區別更廣泛地反應在項目重點是對話和討論,同時也取消了常規模式下小組中老師學生的練習。”

SAT學生在學習農業

除此,不像傳統的教育模式,SAT非常注重社區服務。“社區服務並不只是看作教學的輔助,而是核心課程的一部分。”羅賓遜女士解釋道。“當我們把這些基於SAT框架的理念介紹給他人時,很多人的反應都是‘我很感興趣,但這只是烏托邦’”,艾爾瑞莫夫葛理翰姆,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位教授說,他也是“開放意識,促進生命: 洪都拉斯教育和女性權力”一書作者,“但是這並不是烏托邦,而確確實實被執行,試驗並提煉過的。這是一種能夠和特別並且精確的概念框架結合起來的教育項目,這種概念框架也是基於先進文明知識的體系,這是可行的。我們不僅僅在談遙遠的未來。我們是在討論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就在我們的腳底下,在拉丁美洲的一些國家。”

SAT學生展示他們努力的成果

SAT項目報告,題為“SAT:重新定義拉丁美洲的鄉村中等教育”,由克裏斯提娜庫瓦克和傑妮波曼羅賓遜撰寫,發表在2016年七月的布魯金斯中心普世教育期刊中。拷貝請訪問在線地址

一群SAT學生在哥倫比亞,1982

摘自:Catalyzing an education revolution: Brookings Institution highlights Baha'i-inspired program

相關閱讀:鄉村發展: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委員會關注的核心

 

     誠實是通向人民安寧與安全的至偉之門。每一事物的穩定都一直取決於並且確實取決於它。權力、地位與財富的所有領域都由它的光照亮

 

——巴哈歐拉

《巴哈歐拉書簡集》

Copyright © 2017 澳門巴哈伊團體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