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分享库 > 资料下载
可持续社区理念之巴哈伊实践——赞比亚卡图约那村PSA项目考察
发布时间:12/7/2015      浏览次数:28832

【可持续社区理念之巴哈伊实践——赞比亚卡图约那村PSA项目考察】

邱永辉[ 邱永辉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当代宗教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巴哈伊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南亚学会副会长。研究方向为当代中国宗教、印度宗教文化和世界新兴宗教。出版有专著《现代印度的种姓制度》、《南亚的经济改革与民主化浪潮》、《印度世俗化研究》、《印度宗教多元文化》和《印度教概论》等,撰写有相关论文百余篇。从2008年开始主编《中国宗教报告》(蓝皮书)。]

摘要:本文基于2013年8月笔者对赞比亚西北部姆维尼伦加地区(Mwinilunga)卡图约那村(Katuyola)巴哈伊团体的社区建设行动的调研。文章通过报告该部落社区中巴哈伊青年的“准备社会行动”(Preparation for Social Action,简称PSA )项目,关注巴哈伊团体在可持续社区建设中所做出的努力,即培养新社会的建设者和培育新社会的新文化,进而分析PSA项目行动中所反映的巴哈伊社区建设理念——包容性发展与持续性磋商。笔者希望通过该个案的研究,探讨巴哈伊教的可持续社区建设理念和全球发展的话语构建问题。

主题词:可持续发展  社区建设  巴哈伊教

可持续发展以及可持续社区的建设,是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正在探索的重要问题。基于“人类一家”的教义,巴哈伊团体在其全球传播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不断地推动“科学与宗教”关系的深入讨论,着力强化灵性和道德赋能,并与时俱进地在社区建设中推动科学的运用。观察其在全世界各国的社区建设实践,不难发现巴哈伊团体的努力尝试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和丰富的经验,也遇到了现实的困难和潜在的问题。本文是基于2013年8月中旬笔者对赞比亚西北部姆维尼伦加地区(Mwinilunga)卡图约那村(Katuyola)巴哈伊团体的社区建设行动的调研,特别关注该社区的巴哈伊青年小组所进行的“准备社会行动”项目(Preparation for Social Action,简称PSA),以及该项目所体现和解读的巴哈伊可持续社区理念。

本个案的选择,是由于巴哈伊信仰在卡图约那村所在的地区(赞比亚西北部地区)已经有较长时间的传播和发展历史[巴哈伊信仰在该地区有大约50年的发展历史。该地区共有7个区,巴哈伊信仰在其中4个区(即Mwinilunga, Ikelenge, Solwezi and Zambezi)得到传播;该地区共有6个部落,巴哈伊信仰在其中2个(即伦达和卢瓦勒)得到传播。],而该社区已经成为“赞比亚西北部甚至全国最著名的社区”(巴哈伊社会经济发展署苏娜女士语)。聚焦青年小组的PSA项目,则因为这是在一个经济贫困、缺医少药、人均寿命仅40岁的国度中,一群有志于新社会和新文化建设的热血青年所进行的理性行动,富有成果且可望产生深远的影响。笔者希望通过该个案的研究,探讨巴哈伊教的可持续社区建设理念和社会发展的话语构建。

一、面对蚁丘——卡图约那的巴哈伊PSA项目行动

卡图约那是位于赞比亚西北部姆维尼伦加地区的一个自然村,全村面积10平方公里,人口约5700人。该村居民属于伦达(Lunda)部落,操伦达语,以务农为主。巴哈伊团体将这个自然村称为“卡图约那社区”(Katuyola Community)。

(一)卡图约那的蚁丘


进入卡图约那村,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景观便是蚁丘(ant hills)。实际上,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你所到之处,无论是在丛林、草原、路旁还是房前屋后,经常都可看到一座座土丘兀立,这就是白蚁营建的城堡王国。这些远比住房高大的白蚁冢,常由十几吨的泥土所砌成,为非洲的特有景观。非洲现代文学之父钦努阿·阿契贝的重要著作《荒原蚁丘》,因描述涉及意识形态和政治腐败的社会变迁,被称为“最重要的非洲小说”,作者也因此被称为“让诺贝尔文学奖黯然失色的大师”。[ 《荒原蚁丘》虚构了一个叫“卡根”的西非国家。卡根被有军方背景的独裁者萨姆统治,他曾在英国受训,回国后用铁腕统治卡根,他的政府极为腐败,小说的主人公之一克里斯托弗是萨姆内阁的新闻部长,负责整个国家的新闻管制,根据总统的指定,他的任务之一是监控《国家公报》编辑伊肯的一言一行,伊肯写了很多抨击政府的评论。其实萨姆、克里斯托弗和伊肯在英国游学时都是同学,亦是好友,回国后却成为政治敌手,故事情节紧张,每一章都采用不同的剑术视角,在写作技巧上可以被看做是阿契贝最成熟的作品。2013年中文全译本首次面世。]不过,对于卡图约那的巴哈伊团体来说,村里的蚁丘所具备的是另外两个层面的重大意义。

首先是宗教上的意义。村庄的传统信仰,是崇拜祖先,其仪式是围绕蚁丘进行的。崇拜仪式并非定时定点正式举行,通常的情况是在某年获得大丰收之后,村民将一些食物送到蚁丘或某棵树旁边,举行仪式,表示对神的敬意和谢意。而常年的暴雨、洪水、干旱或强风导致的欠收,则被解释为神灵对人们的表现在为生气,此时便需要在蚁丘旁为神灵献上某种祭品(通常是动物),以求宽恕。后来,基督教在该地得到了广泛传播。巴哈伊信仰在1970年代到达该村时,被人们误认为是基督教的一个派别。如今,村里最大的宗教是基督教(大约共有15个派别,其中天主教和耶和华见证会是最大的派别),其次是巴哈伊教,而那些既没有接受基督教,对巴哈伊也持观望态度的村民,仍然面对蚁丘进行着他们传统的祭拜仪式。

其次是科学上的意义。巴哈伊青年领袖丹尼尔·康姆巴(Daniel Kaumba)在介绍PSA项目时说:“蚁丘问题现在是我们最大的研究项目”。白蚁是一种害虫,它们繁衍快,数量多,喜欢啮食木头,对房屋、树木和庄稼破坏性很大。但是,白蚁生存在地球已有二亿五千万年之久,它们经过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演变进化,已经成为最伟大的建筑师。按照比例计算,蚁丘相当于人类建起1500米高的摩天大楼——这几乎818米的迪拜塔的两倍。不仅如此,蚁丘科学完整地展示了结构设计、材料力学、流体力学等方面原理,成功地解决了高温和缺氧等 “科技”难题,拥有产卵室、育幼室、隧道、(取得地下水润湿巢穴)和通风管(利用空气对流维持蚁冢常温)的蚁丘大厦,在不耗电的情况下冬暖夏凉,且引来氧气,排出二氧化碳,取用地下水,从而保证几百万人口的生活和繁衍。巴哈伊青年观察到,蚁丘“从来没有如此这般高大,并且正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增高”。笔者目睹高大的、树草苍翠的蚁丘和低矮的、红土干草的民居,也不明白是白蚁占领了村庄里的风水宝地,还是白蚁为村民树立了一个生存榜样,即如何在干旱的土地上建设有水有树有花有草丰衣足食的美丽家园。

巴哈伊团体一直致力于推动科学和宗教的完美结合,蚁丘的意义与之不谋而合。

(二)卡图约那村巴哈伊青年的PAS项目


与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巴哈伊团体一样,卡图约那村的巴哈伊团体也进行了一系列的学习项目和社会行动,主要包括儿童班、青少年团和“准备社会行动”(即PAS)项目。笔者进入该村之前,已经听闻赞比亚国家总会负责对外交流的马格利特女士介绍,PSA项目是该国巴哈伊团体所有项目中最为突出的。

1、从“顶石”项目到PSA项目


据PSA项目负责人丹尼尔·康姆巴口诉,2005年以前,赞比亚巴哈伊社团有一个名为“顶石”(Capstone)项目,其目的是使没有机会或没有经济能力完成7年初级教育的青少年能够获得学习机会。丹尼尔的哥哥阿贝登哥(Abednego)曾经是该项目在赞比亚西北地区的协调员,后因决定从事其他工作,洲际顾问Garth Pollock、他的妻子 Keren Pollock和马利通加先生(Chuungu Malintonga 于2013年4月当选世界正义院委员)便要求丹尼尔接任。

但是,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赞比亚政府在小学开始了免费教育。所有因为经济困难而不能上学的孩子都有机会接受免费教育了,“顶石”项目便没有存在的必要。[赞比亚实行9年制义务教育,约95%的适龄儿童能够入学,其中20%可升入中学,20-24岁青年中约2%能够受到高等教育。2003年,赞比亚全国识字率估计为80.6%(男性为86.8%,女性为74.8%)。]但正是那些了解并曾经受益于“顶石”项目的人,又开始对PSA项目产生了兴趣。直至2006年12月,丹尼尔才领着大家开始第一册的学习,至2007年2月,已经有8个学习小组,200人参加学习。丹尼尔和范威尔(Fanwell)任协调员。他们每人有一个小组,并同时陪伴3 个小组。由于种种问题,诸如小组之间距离30公里以上且交通不便等,最后所有的小组都解散了,PSA项目陷入低谷。

2008年,丹尼尔到哥伦比亚参加了协调员培训,清晰明白了该项目的远景,并从此努力面对种种挑战。到2011年,他已经见证了27位参与者学完了所有课程。

2、PSA项目的扩大


丹尼尔·康姆巴告诉笔者,PSA是一个青少年的学习项目。在卡图约那,这个项目是在大约两年半的时间内,通过6册18个单元课程的学习,培养“社区福利促进者”。对于社区的其他人来说,这个巴哈伊青年项目也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由于巴哈伊团体的开放,并与整个社区保持一种十分融恰的关系,一些基督教徒、甚至神父和牧师也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儿童班、青少年学习小组或PSA学习小组。通过课程学习,一些尚未完成初中教育的人重新发现了学习兴趣,回到(国民教育)学校;一些人发现了机会,在他们在校时成绩并不好的学科上有所作为;另一些青少年则打好了基础,重新计划上大学;还有一些已经从事着个人、家庭和团体层面的发展项目。

丹尼尔·康姆巴介绍说,由于PSA项目的课程可以指引青少年识别自己的才能、发展自己的精神和物质能力,为社会的转变做出贡献,因此他们便通过组织社区范围内的“分享”(巴哈伊和非巴哈伊、青少年与父母等),让全社区成员看到青少年学习者自如地表达、自信的展示才能,从而赢得父母乃至全社区的大力支持。

目前,在村社参加PSA项目系统学习的有75人,参与社会行动的(包括巴哈伊和非巴哈伊青年)大约有230人。未来几年的计划,是将PSA项目扩大到临近的几个分区。

丹尼尔在报告中写道:“儿童和青少年是社会的伟大建设者,在他们成年之前就能够以各种方式、为广大的社会提供服务,这给予卡图约那社区实现村社的精神和物质转变带来了希望。卡图约那村的青年十分团结,通过学习创新,经常就与发展相关的事务举行讨论会。‘准备社会行动’正在青年中间加强持久的关系,并以个人、家庭和团体的一些实践经验得以展现。”[丹尼尔·康姆巴:《赞比亚西北地区巴哈伊团体的行动》。]

3、“远景青年组”的研究

“卡图约那远景青年组”(Katuyola Vision Youth Group)的成立,是 PSA项目的青少年参与者在学习以后的成果。这是一个组织良好、视野宽阔、行动活跃的青年小组,其远景是团结卡图约那,使之成为此地所有居民更好的居所。该青年小组进行了一系列社区发展行动,其焦点领域(Areas of Focus)是:通过可持续农业解决家庭的食品安全;环境健康;人类健康;在社区居民中展开与社区发展相关问题的教育;林业(种树);固体废物(垃圾)的管理。

该青年小组认为,实现远景的途径必须包括以下几个:1、研究;2、对研究的反思(Reflection);3、计划;4、知晓;5、对知晓的反思;6、行动;7、对行动的反思。

该小组的首次研究,是在环境健康、家庭食物安全、人类安全和学前儿童教育等方面。他们在初步研究后发现了下例情况:1、大量动物种类和树木正在消失;2、一些作物品种正在消失,但由于一些社区成员仍然拥有这些品种,因此具有恢复这些品种的可能性。通常人们拥有杂交作物,但他们不能为后来的耕种季节储存种子。我们发现的一个巨大挑战是,由于流动耕种(shifting cultivation)带来的耕地问题。由于每一个耕种季节人们都必须流动大约8公里,因此不能保有临近房屋的土地,由此带来巨大的挑战。几乎每一年都有一些家庭,由于距离太远,被迫在耕种地安顿下来。而当小孩子回到旧房屋时,家已经不再是家了,这种情况影响到小孩子上学。3、许多人具有作物多样化的知识,但他们需要的却是自己可以支配的多样化作物。4、人们对于如何植树知之甚少。5、关于人类健康,许多家庭对于个人和社区卫生的重要性具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缺乏将知识用于实践的精神。6、影响日常活动的其他领域是:天然水源,如小河和池塘。它们一直是饮用水源,但由于寻求肥沃土地,大多数小河附近的树被坎了,引起溪流干涸,或不能终年流淌。大多数池塘负担过重,水生生物受到极大影响。

通过这些研究,该小组决定展开行动。以下是至今进行过或正在进行的行动。

4、特克森·康姆巴行动

“卡图约那远景青年组”成立于2011年2月,是由一位名叫特克森·康姆巴(Teckson Kaumba,丹尼尔·康姆巴的弟弟)的青年发起的。康姆巴是PSA的辅导员和助理协调员(assistant unit coordinator)。该小组的目标,是从优良营养、优质水、青年才俊的教育等方面出发,力争恢复与人类健康相关的环境质量。从2011年到2013年7月,该青年小组进行了以下行动:

首先是研究人类行动所引发的环境影响:在研究期间,该小组走访了卡图约那村社的20个家庭。研究得出的初步结论是,人类行为对环境的一个主要的负面影响,是因为一貫的农耕制度和木炭、柴火需求而大量砍树。砍树行为已经引发土壤浸蚀和小溪干涸,而树木是碳的主要消化渠道,因此砍树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全球暖化。

对于上述研究结果,青年小组举行了反思会议进行讨论。会议的结果是决定进行另一项研究,即访问林业部门,力求为发现的一些问题在社区内找到解决办法。青年小组将访问林业部门办成了工作坊,青年们学习到了如何经营天然林场,询问了许多与植树相关的问题,学习到了从收集种子到苗床育种的整个过程。

从青年小组会议到整个社区的会议:青年小组从成立开始就不断举行会议,会议讨论的问题是关于社区生活,以及我们如何提出和表述这些问题。社区会议:青年小组已经设法邀请社区内的不同实力人物(stakeholders),组织了几次社区会议。社区成员在共享他们的经验和指引方面,多有帮助。正是在这些空间内,“远景青年组”分享了他们的对于社区的愿景,同时寻求社区领导人的指导。在其中的一次会议上,社区被分成6个小区(sector,6个小区分别是Chimwenu, Kuyahambidi, School Sector, Kudinu?a, Nkisu and Chiseki),允许青年小组先将力量集中在一部分区域,在一定时间内集中解决特定小区的特殊需要。

无线电广播告知(Radio awareness):该小组设法利用社区无线广播,将自己的目的和将要采取的行动方式告知整个社区。在访问了林业部门后,该小组产生了植树的兴趣,认为这样可以在社区内弥补砍树留下的空间。目前,PSA项目不仅在村庄里种了400棵树,还为该小组争取到50平米的油松育苗园,树苗亦可供成员在自家种植。小组成员也一直努力在自家土地上种植野果(浆果梅子),并教导整个社区如何保护(保育)这些水果。

参与PAS项目的朋友们所做出的努力,鼓励了这个青年小组致力于提高社区土地的肥力。该小组已经引进了一种阿拉伯树(acacia),让社区的一些农民种植。该小组也召集社区成员开会,商讨在社区中增强土地肥力的问题,农民们通过互动,交流提高土地肥力的经验。

后院菜园(Backyard gardens):蔬菜园大体上都在干糙季节、在靠近河边的地方开垦出来,以前很少有人进行这种努力。如今,青年小组鼓励许多家庭在他们的房屋周围经营后院菜园,他们回答其中的常见问题,如关于水、土地、施肥以及如何保护后院菜园不受动物破坏。

社团与基金:关于拥有一定基金的想法,在该小组才刚刚产生。该小组建立了一个制度,让每个成员贡献会员费。利用这笔经费,帮助着手进行的一些项目的实施。到目前为止,该小组已经登记为社团,并取得了政府认可的证书。

5、家庭活动和个体活动

在PSA项目指导下,卡图约那的家庭活动有养猪、养羊和养鱼。

养猪始于特克森·康姆巴,后来他的家庭加入行动。社区传统的养猪方式都是放养,这给社区居民带来许多困扰。小组成员向社区内有经验的人咨询如何使田地避免受到野生动物的破坏,发现在有野猪的田地周围挖壕沟是一个好办法,于是他们将这一技术用于养猪,挖建壕沟使猪得到圈养。同样,小组成员也学习如何养羊而不影响社区居民,并教授更多的人这一方法。

养鱼的最困难之处在于修造水坝栏水,经反复失败,最终掌握该技术,养鱼池已经有一年没有垮塌。

小组成员大多种植作物,因为PSA教材教授如何利用干草和青草制作有机混合肥料,青年们正在尽最大努力减少使用化肥。实践经验已经告诉了他们,使用有机这种肥料既能保持土地肥力,又能保证丰收。小组成员正向社区介绍经验。

参加PSA项目的青年都或多或少进行了某些个体性的行动,将学习到的知识用于实践。在此以丹尼尔和他的妻子为例。丹尼尔出生在一个大家庭内,同父同母和同父异母的兄妹多达17个。父亲早逝前,将孩子们引入巴哈伊团体并教育孩子们要成为对社区有用的人。通过PSA项目的学习,丹尼尔发现自己真正可以成为对社区有用的人。

PSA项目教会丹尼尔如何进行社会活动计划,在生产方面取得个人进步。2011年,丹尼尔计划种植农作物和养动物。他购买设备,如30马力的水泵、200米的水管等,并在靠近小镇的沿河边2 公项土地上进行开垦,修建一个1600立方的储水池和许多容量小一些的储水池,形成了灌溉系统。当年开始种植西红柿、洋葱和苆子。第一次种植就经历病虫害,学习了如何施用化肥和农药配济,积累了经验,收回了成本,并保证了家庭的食用。

丹尼尔和他的妻子于是又开始家禽伺养(Poultry Production)。由于建设鸡窝的经费不足,鸡只生长很快,快速下蛋,又受病鸡感染,一直处于匆忙应对状态。

目前,丹尼尔和他的妻子种有7000株西红柿,正努力积累养鸡和养狗经验,并在村里进行许多教育项目,如告诉村民脏水与防止虐疾的关系、蚊子、厕所与卫生健康的关系、种树与环境的关系,以及巴哈伊项目与全村参与的关系等等。在此过程中他发现:“PSA项目也有助于灵性的发展,让我们的光影响到社区的福址。帮助我们在社区一起学习一起发展,帮助我们与其他人发展更好的关系,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这个项目,并分享知识,我们因此从落后地区变为了成长的希望。”

二、寻求发展——巴哈伊的可持续理念和话语构建

(一)寻求可持续发展——巴哈伊的发展理念

1、培养新社会的建设者

PSA项目的设计宗旨,是培养新社会的建设者。世界正义院的文告认为,无论年轻人所处的社会境况如何,他们都渴望灵性和智力的成长,并渴望“为人类的福祉做贡献”[ 世界正义院2013年2月8日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函第2页。]。他们拥有很多惊人的力量,适当地给予导引是一个需要被重视与关切的议题,因为如果他们受到了他人的误导或操纵,他们可能导致很多社会的苦难。在全世界青年之中,有些人领悟了巴哈欧拉对于精神与物质双重繁荣的世界愿景。参与研习系列课程使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行走于一条服务之路。在这条道路上,他们将巴哈欧拉的教义应用到社会生活的能力得到了强化。

他们理解到如阿博都-巴哈所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比服务于共同利益更高贵”[ 阿博都-巴哈,《神圣文明的奥秘》(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社,1990),英文版,第103页。 ],“最高的正义”[同上。] 是“挺身而活力充沛地献身于服务大众”[同上。]。只有无私地为社会服务,才有可能同时实现个人的成长和提升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的能力。

PSA作为一个项目,其特点是集合了一系列概念知识学习和实践活动,使之成为了一个创新的和有效的社区发展项目,以体现阿博都-巴哈所说的“为人类服务就是为上帝服务”[阿博都-巴哈,《世界和平的传扬:阿博都-巴哈1912年访问美国和加拿大期间的谈话》,修改版(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信托基金,2007),选自1912年4月12日在纽约菲利普女士工作室的一段谈话,英文版,第2段。]。在课程设置方面,该项目强调两个基本的教育理念,一是课程的综合性,它致力解决的问题是:处于多元各异的社会条件中的年轻人,如何才能确保他们获取的是最有效的教育?一个人的工作或职业怎样才能够服务于文明建设?什么会使它成为一种障碍?二是重视、强调概念(观念)而不是信息。

在学习过程中,该项目着力培养青年的多种能力,包括语言能力(Language capabilities)、数学能力(Mathematical capabilities)、科学能力(Scientific capabilities)、技术能力(Technological capabilities)和社区服务能力(Community Service capabilities)。[ Inshindo Foundation: Foundation for the community Use of Science.]在这些能力地培养过程中,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即灵性和物质融合。4个单元25套书100多册课本,包括了从基础课程到大学课程,所有的课程都是综合课程。

在PSA项目保证学习者具备各种知识和能力后,世界正义院鼓励巴哈伊青年通过服务行动,共同学习实实在在地为社会的福祉做贡献。世界正义院告诉“激励者”,不要将青少年当作孩子,而是要把他们当作越来越有能力为建设新文明做贡献的年轻人。因此,我们在全世界看到,数量日益增长正值青春年华的青年们“锻炼自己过一种为社会服务的生活” [世界正义院2013年 2月8日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函第2页。]。

在本个案研究的社区,种植松树就是在青年小组学习了两本农业和生态课程之后的结果。类似这些小项目体现了巴哈伊的“挻身服务”精神,项目所要达到的目的,则是“让天国的爱和光通过你散射出来,直到所有望向你们的人都被它反射的光华照亮”[ 同上。];通过将巴哈伊青年的才华和能力导向提升社会,使他们“成为了创造界的安宁之因”[阿博都-巴哈,《阿博都-巴哈著作选》(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社,1997,2009印),英文版第120.2段。]。

2、培育新社会的新文化

进入卡图约那,最引人注目的文化现象是伦达歌舞。该地区的部落首领之一恩塔姆博先生(Ntambo)认为,巴哈伊不限制部落民唱歌跳舞,是巴哈伊赢得民心的原因之一。因为非洲人民喜欢唱歌跳舞,有些宗教不允许在教堂歌舞,但巴哈伊将此视为赞美上帝,因此很适合非洲人民。恩塔姆博先生还例举其他,说明传统文化与巴哈伊教育在该地区经历了十分有意义的互动和融合,而巴哈伊的教育方式的结果,显示出巴哈伊所主张的新文化更能为部落民所接受和吸收。他举例说,圣经传统来到这里,说土著的传统是罪恶,而部落民一直为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由此产生激烈的冲突;巴哈伊教首先肯定传统文化,但同时指出传统中有可以改良的部分,人们可以通过学习和认识,去除糟粕,从而提高了文明程度。

一年前,卡提由拉社区的巴哈伊团体对自己的部落文化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协商、仁慈、大方、道德、淸洁、婚姻基于爱等等概念和理念,都与巴哈伊原则一致。

其一,巴哈伊教导在多样性中的慷慨大度。

巴哈伊信仰教导说,每一种文化都必须仔细研究,某些不符合上帝教导的规范,就有必要放弃,而符合上帝教导的部分,则必须得到提升。巴哈欧拉教导说,我们必须在多样性中保持大度,而在伦达和卢瓦勒部落的文化中,兼具两样品质。两部落都为外人建造居所,且建造得与自己的居所相似。建造这些住所的目的是让已婚和未婚的人座在一起用餐,而食物将来自所有的居屋,然后大家共同用餐。旅行中的人们,只有在提供居所的村庄,才得能到休息,而一旦为居所提供食物,食物便属于居所里的每一个人。由于我们文化中的这种成分,巴哈欧拉关于慷慨的教导,对于我们并不新鲜。共同的居所也用于与社区建设相关问题的磋商,使伦达和卢瓦勒部落的人民容易理解磋商的概念。共同居所的另一个目的,是教育年轻人如何经营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二,巴哈伊教导强调教育12至15岁青少年的重要性。

12至15岁的青少年是从孩童到成年之间的过渡期。在伦达和卢瓦勒部落的文化中,为两性留出了空间,男孩子一般去净化(割礼)营地,女孩去另一个营地。这些营地像学校一样,青年男女去那里接受训练,养成良好道德,使他们能被社区接纳。巴哈伊信仰的青少年年纪概念与伦达部落一致,而且也强调两个性别的青少年都需要特别的培训教育。

其三,婚姻


巴哈伊信仰教导说,在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决定结婚之前,两人都必须首先是自由的,然后必须报告双方父母。伦达文化中也有这些因素,但缺乏的是男女相互了解的第一步,而婚姻关系的决定,也往往是由更能够应对困难的父母做出,其中具备尊重个人和確商的方面。

其四,努力工作


巴哈伊信仰教导说,每一个人都必须获得一个职业或工作技能,其生活不能依靠乞讨,在我们的文化中,努力工作是伦达和卢瓦勒部落民的核心。这种文化使得伦达和卢瓦勒部落中的大批人皈依巴哈伊信仰。

总之,通过与巴哈伊所提倡的文化进行比较研究,伦达和卢瓦勒部落的巴哈伊青年认为,他们皈依巴哈伊信仰的部分原因,是两个部落的文化与巴哈伊信仰的教义相似。而在进入巴哈伊信仰团体以后,信仰的影响表现在对其个体、家庭和社区的精神和物质进步方面,由此创造出一种“融合文化”,并在此过程中逐渐在部落民中间建立起一种“学习的文化”。

(二)追求包容与统一——全球发展话语构建

1、包容性发展——巴哈伊的朋友

卡图约那村巴哈伊活动的特点是,在任何一项活动或项目的参与者中,巴哈伊远远少于“巴哈伊的朋友”。据丹尼尔介绍,参加PSA活动的共有230多个孩子,其中四分之三都不是巴哈伊;在卡图约那村在内的整个分区共有13个儿童班,192人参加,其中122人是“巴哈伊的朋友”;有38个青少年小组,505个成员,其中468人是“巴哈伊的朋友”。丹尼尔说,巴哈欧拉并没有区分巴哈伊和非巴哈伊,因此现在村里的发展项目,都是“包容性的发展”项目(Inclusive Development)。

赞比亚总人口1300万人,巴哈伊信仰者(即缴费的正式成员)仅7200人,但统计的巴哈伊人数达22000人,参与巴哈伊项目活动(包括参加青少年活动和妇女项目)的人更多。巴哈伊信仰者中,除在卢萨卡的城市人口稍多外,大多数在农村地区。由于每一个积极成员都有自己的社会发展项目,因此一个巴哈伊可以影响周围许多人。

据笔者的调研,天主教团体在村庄里也进行社会发展项目,但参与者仅限天主教徒。直到2000年初,卡图约那村的基督教徒和巴哈伊信仰者之间,才达成了某种和谐共处局面。这与巴哈伊“世界传导中心”引入学院式培训,即一系列向所有人开放的赋能项目,有着密切的关系。据丹尼尔介绍,“从此以后,长期被基督教徒批评的巴哈伊形象不复存在。”尽管老年人并没有很快成为巴哈伊,但他们允许他们的孩子参加巴哈伊的儿童班、青少年赋能项目或受巴哈伊激励的一些其他社会行动活动。

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巴哈伊都是相对人数很少的团体,但其影响和社会贡献却总是让人印象深刻。这要归因于巴哈伊社团的社会发展项目运作体制,即一系列“受巴哈伊激励的”机构的建立和其采取的“社会化运作”模式。在赞比亚的边远村社,巴哈伊的PAS项目与“应新多基金会”(Inshindo Foundation)就有着特别的关系。该基金会的自我设定目标是“科学的社区运用”(The Community Use of Science)。据其简介[ Inshindo Foundation: Foundation for the community Use of Science.],其“社区福利促进者”层级的PSA项目,是旨在让来自边远地区的青年和成人能够得到很好的训练,让他们成为其社区的社会经济成长进步的代理人。成为社区福利的一个促进者的目标,就是使其具备服务于不同地区的社区发展所需要的知识、信息、技术、态度和精神品质,其中包括增加农业生产、食品生产、环境卫生和青年赋能的单位(units);完成两年训练的青年所具备的能力,就可以在一个或两个地区服务于他们的社区。“应新多基金会”,通过与哥伦比亚的“科学应用与教育基金会”(Fundaec)的密切合作和得到其支持,负责协调赞比亚的项目实施。

“应新多基金会”的运作完全是社会化的,除PSA项目外,该基金会还投资“巴拉尼国际学校”,以巴哈伊理念引导在校学生,使来自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学生受到良好的灵性教育,并“无一例外”地进入国内国外的高等学校。

2、持续性磋商——讨论发展问题

巴哈伊团体在社会行动中不断发展壮大,一是得益于从社区、分区、国家总会、洲际顾问团到世界正义院的一路陪伴,二是得益于巴哈伊团体与国家行政系统(从社区、部落、地区、到国家各部委直至中央政府)的越来越密切的磋商。在最基层的村社,笔者观察到巴哈伊团体与村社委员会及村民保持着磋商关系,“与青少年的家长的互动是在培养一种合作精神,帮助把小组中营造出来的正面环境扩展到家庭和整个社区。”[ 2013年世界青年大会学习材料。] 笔者亲历了由“因新多基金会”组织的“学生的地区交流”活动,有大约200个青年参加,邀请的佳宾包括国际代表团、卡布韦地区官员、国会议员等。2013年8月20日,笔者受邀参加由巴哈伊赞比亚国家总会主办的晚餐会,有国际代表团、教育部长约翰?费利先生等出席,教育部长在致辞中赞扬巴哈伊“是一个排除种族界限、主说人类一家的团体,希望为建设一个强大自由的赞比亚做出更多贡献”。

由于磋商精神深入人心,巴哈伊团体便在各个层次上与不同背景的人、机构和组织商讨发展问题。其中有的商讨才刚刚开始,如通过初次观看“学生的地区交流”活动,卡布韦地区官员说,他终于知道巴哈伊“是一个传播科学的团体”,“很高兴这里有一群应用科学的青年,感谢因新多基金会,我们将大力支持并希望对地方政府机构密切合作”。国会议员也鼓励青年人与地区、议会更多合作,使当地“发生看得见的变迁”。

根据联合国《2007年人类发展报告》,赞比亚人类发展指数排名居世界第165位,人均预期寿命为40.5岁,婴儿死亡率为10.2%,63.8%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46%的人口营养不良。同时,赞比亚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15至49岁人口中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携带者为17%;每年有近5万人死于疟疾,其中多数为儿童,该病成为赞比亚的第一杀手。因此,赞比亚面临着十分紧迫的发展社会经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的问题。

在卡图约那村社,参加PSA项目的巴哈伊青年因种植松树,受到地方政府好评,并给予奖励资金,让PSA项目进行更多工作。青年们用这笔资金买了碾磨机,建立磨房,全村人可用于碾磨玉米和木薯[ 木薯是当地一种抗旱高产的薯类植物。赞比亚人将玉米或木薯碾磨后加水熬成糊状,称为“恩希玛”或“希玛”(nshima),是当地最普通的主食。]。但是,当青年人学会了育种,有了自己的种子并在自家周边的植树后,该项目被政府要求介入和资助,引发人们提出“为什么”的问题。国家林业部在该村和该地区的周边也种植松树,让提出问题的人更多:当松树长大成才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磋商中需要坚持原则,并总是在扩大“建设性力量”和抵御“破坏性力量”中进行的。Ntambo先生是一位部落首领,他的部落面积120平方公里,7万人口。成为巴哈伊后,这位首领不仅关注社区发展,任命妇女担任行政管理服务职务,还对于巴哈伊的协商原则十分赞同,与上至中央政府、下至社区及其他首领保持着顺畅的磋商关系。由于其领土上铜矿资源丰富,[赞比亚的采矿业较发达,是国民经济主要支柱之一。其主体是铜矿和钴矿的开采和冶炼。2010年全年铜产量达82万吨。]近年来,他在继续允许村民自由使用土地与允许大公司开矿、保持村社自治和保持部落环境与发展当地经济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之间,不时面临着矛盾和选择。

在许多国家,巴哈伊团体与政府在“发展”的话语建构中,仍然存在严重分歧。从南美的哥伦比亚到非洲的许多国家,政府的政策有时不会为社区帯来福址,反而造成了贫困。即使在哥伦比亚,即使巴哈伊有高地位和良好的社会关系,当有强大的经济势力进入时,巴哈伊团体也无能为力,农民最终失去了土地。人类演变的过程是少数人群成为生存的适者,活下去并引导人类走向毁灭,如何让大多数人进行正确的选择道路、技术,抵抗贪婪和违反人类发展的力量。因此,虽然丹尼尔认为,卡提约那没有电,但有地、有树、有动物等,因此认为自己十分富有[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2013年9月9日发布的《2013全球幸福指数报告》,在156个国家和地区中,赞比亚居91位(得分5.006),中国93位(得分4.978)。],但PSA项目肯定会面临“一面经济利益的高墙”,例如矿业的开发,未来的可持续社区建设,道路十分漫长。

法赞·阿巴伯博士认为,卡提约那的最困难之处是经济发展。“无论他们如何做,未来将有经济强力的进入,他们缺乏经济资源,仅有良好的社会发展概念还不足抵抗错误的经济观念和破坏性经济力量”。巴哈伊团体在思考:伦达族在二三百年后会怎样呢?是否会与全国其他部族整合?伦达族应该如何对待兴起的世界新文明?又如何确保他们作为一个文明建设的一分子成长起来,为新文明建设做出贡献,而不是由华尔街或跨国公司决定其未来?。无论如何,世界上总是有建设性力量与破坏性力量之争,而且在许多情况下,破坏性力量似乎更为强大,但两种力量都会推动人类前行,从长远看,破坏性力量也会提醒人们选择更好的道路和方式。

在当下,社区代表着一个文明单位,每一个成员和相关机构都需要“一起为一个共同目的努力:即为了区内和周边人们的福祉”[ 1996年蕾兹万文告,第6页。]。只有通过持续的努力,才能帮助分区内的另一个社区甚至是另一个分区开始走向可持续进步的道路,从而把巴哈欧拉教义的文明建设理念的影响传播开来。丹尼尔认为,建设新文明的目标,既要求在社会组织方面作彻底的改变,也要求在个人的行为和态度方面作彻底的改变,而巴哈欧拉的教义意在“促进人类整体品格的转变,这种转变既表现于外,也显现于内,既影响着人类的内在生命,也影响着人类的外部环境。”[巴哈欧拉,《笃信经》或(毅刚经)(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社,2003,2005印),英文版,第270段。]

伦达部落社区的经验也说明,有关全球发展的话语构建必须包括许多部分,包括类似卡提约那草根,也包括学术研讨会、国家和国际的讨论,乃至在联合国的对话,既影响基层话语,也影响上层话语。巴哈伊团体相信,人类已经渡过类似婴儿期及青春期的岁月,而现在正处在成熟期的起始阶段。有两种不可分割的进程在将其向前推进,一个是瓦解的进程,另一个是整合的进程。无论是瓦解进程还是整合进程,其目的都是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文明。其终极目标是开创一个统一而和平的世界,一个灵性和物质双重进步的全球社会。不仅如此,新文明的建设至关重要的,就是承认全世界人民,确切地说是每一个社区里的人,全都属于一个整体。巴哈伊团体深知,要使这一理念在全世界深入人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资料:
丹尼尔·康姆巴:《赞比亚西北地区巴哈伊团体的行动》
Inshindo Foundation: Foundation for the community Use of Science.
世界正义院2013年 2月8日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函。
世界正义院2011年 12月12日致所有国家总会函。
世界正义院2010年蕾兹万节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文告。
世界正义院2007年蕾兹万节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文告。
世界正义院2000年蕃兹万节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文告。
世界正义院1996年蕾兹万节致全世界巴哈伊信徒文告。
阿博都-巴哈《神圣文明的奥秘》,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社,1990。
阿博都-巴哈《世界和平的传扬:阿博都-巴哈1912年访问美国和加拿大期间的谈话》,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信托基金,2007。
阿博都-巴哈《阿博都-巴哈著作选》,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社,1997,2009印。  
阿博都-巴哈《阿博都-巴哈论神圣哲学》,波士顿:都铎出版社,约1918。
巴哈欧拉,《笃信经》或(毅刚经)(威尔米特:巴哈伊出版社,2003,2005印)。

论文背景说明:

应巴哈伊教肯尼亚和赞比亚国家总会的邀请,国务院发展中心民族发展研究所于2013年8月14-28日组团前往上述非洲两国,参加在肯尼亚马通达索亚和赞比亚姆维尼伦加举行的“青年大会”(2013年7至10月,巴哈伊教在全世界共召开114个青年大会),并参访赞比亚西北部卡图约那村的巴哈伊团体社会行动。感谢国务院发展中心民族发展研究所赵曙青所长、所长助理朱莉女士及胡建清先生邀我同行,使相关资料收集和论文写作成为可能;感谢巴哈伊世界正义院前委员法赞·阿巴伯博士及苏娜夫人、巴哈伊亚洲顾问麦泰伦先生和赞比亚国家总会对外事务负责人马格利特的一路陪伴,并耐心解答我没完没了的问题;感谢赞比亚洲际顾问助理、西部地区PSA项目协调员丹尼尔·康姆巴先生在考察过程中提供的信息,以及后续通过电邮接受访谈和传送资料。感谢他们使此次非洲之行一路愉快并充满感动,更让我记住了巴哈欧拉的一句话:“人类的未来在于非洲的心”(The future of mankind is the heart of Africa)。

本文已经刊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巴哈伊中心编辑的巴哈伊研究丛书《宗教与可持续社区研究》一书中,该书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11月出版。

 

     诚实是通向人民安宁与安全的至伟之门。每一事物的稳定都一直取决于并且确实取决于它。权力、地位与财富的所有领域都由它的光照亮

 

——巴哈欧拉

《巴哈欧拉书简集》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