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分享库 > 资料下载
建立公正的经济秩序:概念基础与道德前提
发布时间:2/13/2018      浏览次数:37

巴哈伊国际社团在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56届会议上的声明
纽约——2018年1月29日

消除贫困意味着重建一个新世界,不仅从经济上,还从道德上、文化上和社会上。一个没有贫穷的世界,其社区和生活模式,与我们今日所处的世界几无相似之处。因此,社会发展委员会“消除贫困,共享可持续发展成果”的工作就不仅仅是一个扩大获取物质资源的问题,尽管这很有挑战性。相反,它是一项规模空前的结构与社会变革。这项工作的重大需要我们采取新的方式将个人与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

正常、自然和可能的概念模式对个人行为有着强大的影响。例如,当个人受古典经济理论中固有的以自我为中心盘算的影响越深,就越倾向于做出不那么慷慨的选择。这些模式也影响着社会结构,使某些价值观念凌驾于其他价值观之上,并塑造人们看待世界、理解世界和处世的方式。因此,我们采用的模式至关重要。一些模式有助于释放潜能,赋予更清晰的思维,照亮未知的前行道路,并促成建设性的行动。另一些模式则引起曲解、限制与混淆。

人类在整个历史长河中采用了不计其数的概念模式,其各种因素在某些情况下推动了人类的进步,有些则阻碍了发展。但不论以前的情况如何,今日所需之变革显然需要新的视角来探讨挑战、评估现实及设想解决办法。因此,我们必须准备评估—并如有必要,改变—那些形成当前国际秩序和社会结构的种种假设。

例如,人们认为并相信人生来好斗;冲突不可避免;或人类的行为主要靠自利驱动,因此富裕必须以追求个人利益为基础。群体或国家的福祉被刻意地理解为独善其身,与人类整体的福祉并无关联。人力与物质资源的匮乏而非充足是当代世界的写照。

像这些往往不言自明的概念,在现代话语中大多是未经质疑的。但它们在现实世界中确实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若把人生来自私的信念运用于诸如社区、家庭或学校的环境中,难道不会具有破坏性吗?对基于个人或群体必须胜过他人的这种观念的理解难道不会导致方方面面更严重的不平等情况吗?或者,如果合作被认为是比竞争更为强大的发展动力,那全球经济结构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如果个人利益被真正地理解为与整体利益不可分割,那该如何解决极端贫困和财富过剩的问题?如果政府的工作要务是以广大民众的利益为出发点,而非根据少数持有特权的掌权者之喜好,那又有哪些政策将会被制定呢?

鉴于当今时代前所未有的变迁速度,巴哈伊国际社团呼吁各成员国及社会发展委员会的其他机构对发展行动所依据的假设进行深刻的重新评估,并努力确保国际社会正在采取的政策符合其所拥护的价值观。根据全球出现的各种现状,那些被当作既成事实的观点是仍然有效的,全球论坛所宣扬的准则与实践领域遇到的情况是一致的。例如,想想这一时代的断层:一方面,在本时代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受到全球相互倚赖的影响,另一方面,最高层却声明追求狭隘的国家利益才是实现幸福的最佳途径。同样自相矛盾的观点则认为不受限制的竞争能与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及其他倡议中设想的“合作型伙伴关系”、“加强全球一体精神”做到并行不悖。这些问题至关重要。要获得持久进步,必须对我们自身以及我们周边环境有更清晰和深入的理解。只有当我们的世界心理地图达至准确的程度,我们才有望构画出通往美好未来的真正路径。

这种系统的重新评估需要联合国内外各种行动者的参与。学者们须深入研究现行模式的基础与可替代方案的利弊——例如,对繁荣的经济模式有了更广泛的定义,而不再仅仅被视为生产与消费的产物。各级决策者和事务仲裁者可考查现行政策所隐含的前提假设,并评估产生意外后果的可能性——比如,对人性中存在冲突的假设是否会在无意间使这些敌对模式永久化。从业者应评估作业流程与方法是否与组织的价值观背道而驰,即为强调差异性而违背与当地各社区建立平等合作关系的明确承诺。

这种话语的重建在实践中会是什么样子呢?不妨想一想上面提到的被普遍认知的资源匮乏问题。有资料清楚地表明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富足的世界,至少在总体上如此。例如,2016年全球人均GDP达到16,143美元——这一数字将意味着对全世界大部分人来说货币资金有了大幅增长。同样,现今生产的粮食也足以满足人类所需。这些观点并不新奇。然而,无数会议讨论的起始和结尾都是在认为资金匮乏或供应不足,而非探讨为什么可供人类所用的大量资源是当前这种使用现状。

无疑,许多组织与个人确实缺少他们认为自身需要的资源。但在系统层面,“资金不足”的假设从根本上误读了世界的相关现实。财政资源正日益集中在社会的某些阶层,造成一部分人拥有极端的财富,一部分人则陷于无由的贫困深渊。这样的现实与国际社会所奉行的正义、平等、尊严的理想是不相容的。除了道义上的考量外,这些动态趋势可能对社会结构造成高度的破坏和腐蚀,并对社会构成明显的危害。然而,这些最糟糕的影响可以通过调整政策和做法来加以改善,所有参与者——政府、企业和公民——必须认识到他们在这方面的责任。如此,挑战就不在于物质稀缺,而在于影响资源分配的抉择和价值观。

这个例子和其他类似的例子表明,有必要确定基本方法的前提条件,并有意识的探索他们是如何加强或阻碍行动的。同样重要的是,能够阐明当前流程与体制应转化为现实的原则。人类是一个相互倚赖的整体;男女生来平等;权力应为正义服务;诚实是个人操守与社会持久进步的基础—如果这些观点是我们所相信的,那我们的组织与行动就必须在各个层面进一步反映和体现这些原则。

现在需要进行的是对国际社会集体思想和行动框架进行审视。这一工作若想取得成效,就不能仅局限于一次性的倡议,相反,应与整个联合国系统的现行运作结合起来深入思考。我们在千年发展目标的进程中取得了显著的进展;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更为宽广的视野和更具创造性的思维。因此,现在是时候重新评估那些关于我们自身的基本信念、各类关系的本质以及形成今日世界的各种现状了。只有这样,才可能为真正可持续的发展奠定基础。

文章来源:Towards a Just Economic Order: Conceptual Foundations and Moral Prerequisites

    凡是成为真正信徒的人,他们相互之间就建立了灵性关系,并显示一种不属于现世的温情。他们所有人都会由于得到圣爱的气息而高兴。因此,他们的那种结合、那种关系也就会永远持续下去。

——阿博都-巴哈

《阿博都-巴哈文选》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